网络课堂

(7X24小时)010-56070688 
刑法 民法 刑诉 民诉 商法 宪法 法理 劳动法 行政法 法制史 经济法 行政诉讼 国际经济法 社会主义法治理念
海商法 合同法 物权法 公司法 证券法 仲裁法 国际私法 国际公法 知识产权法 侵权责任法 环境与资源保护法
       分校申明 广州 郑州 平顶山 哈尔滨 武汉 承德 石家庄 南京 沈阳 天津 大连 唐山 上海 临沂 延边 葫芦岛 重庆
       镇江 焦作 常州 南宁 济南 吉林 深圳 天津 浙江 新疆 西安 成都 芜湖 广西 贵州 云南 黑龙江 浙江
  推荐文章
  2013年司法考试新手入门指导
  2012年新九州司法考试行政法吴鹏精
  名师微博
  2012年国家司法考试-卷一真题及答案
  新九州品牌简介
  2013年司法考试如何一次冲击400分
  司法考试宪法精选常考考点:公民的
  2013年司法考试商法:保险合同分论

  文章排行
  司考聚焦2013年司法考试法理学重要
  2013年司法考试一卷模拟试题-合伙企
  司法考试宪法精选常考考点:公民的
  2013年司法考试法制史考点:汉代法
  司考新刑诉法全解读:简易程序
  司法考试刑法:共犯的特殊问题
  司法考试宪法精选常考考点:公民的
  2013年司法考试商法:保险合同分论

  经验交流
  2013年司法考试过关真谛
  2013年司法考试冲刺高效温习技巧
  考生心得:非法律专业学生怎样一次
  2013司法考试上班族如何复习备考?
  2013年司法考试应如何控制复习遗忘
  2013年司法考试新手入门指导
  2013年司法考试如何一次冲击400分
  2013年司法考试过关真谛

 
论中国选举制度对西方选举制度的优越性

论中国选举制度对西方选举制度的优越性

——以“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指导思想

李东宏
【学科分类】宪法学
【出处】本网首发
【摘要】选举只能给政治带来民主成分,并非正当的民主形式。中国选举制度在政治基础、推选人的确定性、当选人的法律地位以及利益和意志主导等根本方面具有相对于西方选举制度的优越性。“三个代表”重要思想是人类宪政道路的指南针。
【关键词】民主;选举;“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四大阶层
【写作年份】2013年


【正文】
    

    民主是世界各民族自进入文明时代以来不曾中断的追求,但是,什么是民主,却始终是个问题,而不是命题。仅仅由于西方国家曾经在探寻民主的道路上取得了令世界各国学习的成就,他们便凭借自己的综合国力优势取得了定义民主的话语权。新中国在借鉴西方经验教训的基础上,建立了自己的现代社会制度,开始用中国声音表达民主思想。但是,民主对于当今世人来说,还是问题大于命题,谁也没有资格为世人定义一个作为普世价值的民主概念或者理论体系。


    一、民主是竞标和担保而不是选举


    选举被世界公认为可行的民主形式,但是选举与民主相距甚远,勉强作为民主形式,也只能是最差的民主形式。作为民主形式,竞标和担保优于选举,理由是:社会公众对于应该选举谁做总统和议员,不具备做出正确选择的“火眼金睛”,也不具备监督撤换不为人民服务的坏政府的“金箍棒”。所以,哪个政治团体的竞标和担保条件最优,就应该让哪个政治团体作为执政者,一旦执政者由于政绩不佳导致其不再是竞标和担保条件上最优者,执政者就应该交出权力。可见,真正的民主形式是竞标和担保,而不是选举。


    竞标和担保取代选举,作为民主的正当形式,需要一个历史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人类需要一个能够取代西方民主和选举的替代形式作为过渡。由于中国式民主和选举具备了一定形式和程度的竞标和担保成分,西方民主和选举的替代形式,应该是中国式民主和选举。我们不妨看一看中国选举制度对于西方选举制度的优势。


    二、中国选举制度的政治基础优势


    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是我国的根本政治制度,也是我国选举制度的政治基础。理论上,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优于西方民主制度。其内容是:各级人大都由民主选举产生,对人民负责,受人民监督。人大和它的常委会集体行使国家权力,集体决定问题,严格按照民主集中制的原则办事。国家行政机关、审判机关、检察机关都由人大产生,对它负责,向它报告工作,受它监督。中央和地方国家机构职能的划分,遵循在中央统一领导下,充分发挥地方的主动性、积极性的原则。各少数民族聚居的地方实行民族区域自治。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具有普世价值意义的优势,不是它土生土长,适合国情,而是它保障议会是社会自治机关,是我国的最高权力机关,国家机关由它产生,对它负责。虽然受西方法学思想的误导,我国宪法学理论错误地把它表述为最高国家机关,但错误只在于表述为国家机关,而最高二字则确定了它作为社会自治机关和最高权力机关的地位,相对于西方法学还是有重大进步。当然,应该更正为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是我国的社会自治机关和最高权力机关,这样有助于从法理学上理解党对国家的领导地位的正当性和科学性。其实,党领导人民实行社会自治,当家作主,自然有资格领导国家机关。这样的更正还有利于分清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党和国家之间的权力界限及其各自的权力运行轨道,有利于理解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党和国家之间关系,回答所谓“党大,还是法大”的所谓问题。相对于中国议行合一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西方国家三权分立的民主制度就站不住脚了:首先,议会是社会自治机关,不是国家机关。其次,议会是最高权力机关,行政和司法没有资格与其并立,更没有资格与其分权。再次,行政和司法受议会领导,没有资格制衡议会。最后,应该从国家权力内部分工的积极角度设计国家权力,使国家权力正当、科学的运行,而不应着重从权力恶的角度设计和运行国家权力。不能先把国家机关设计为恶魔,然后再想办法把它关进制度的笼子,而应该先把国家机关设计为天使,再利用制度保持其天使的本色。三权分立,实际上把议会这个高于国家机关的社会自治机关降格为国家机关,混淆了议会和国家机关的界线,降低了社会的自治能力和议会对国家机关的领导、制约和监督能力,从而为排除以公平正义为基础的社会自治提供了可能。三权分立实际上是服务于资本通过制约权利制约权力,权力通过服务权利服务资本,反过来,权力在资本制约的基础上,通过服务权利与资本博弈的政治工具。在正义的社会体制中,社会及其成员是自治的主人,国家是他们的管家。国家机关的一切权力都来自议会这个社会自治机关的授权,并受其领导和监督。这正是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核心理念,因此,理论上,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优于西方三权分立的政治组织形。


    三、推选人确定性的优势


    关于民主和选举有一种错误的说法,即选举胜负由选票决定,选票代表民意,因而赢得选举就赢得了民意,就是民主政府。其实,这种说法是荒谬的,在西方,赢得选举只是赢得了多数选票,未必赢得了多数民意,更不可能是民主政府。因为,首先,在西方国家,以资本主义私有制为根基的法律制度已经决定了,选举只能选权力、资本、管理和知识四大阶层[1]的代表。四大阶层以外的普通权利阶层是不可能派代表进入议会和政府的。这是违背民意的。这就决定了西方社会公众选举意思表达的不自由。其次,选票并不代表民意。不仅候选人只能是四大阶层的代表,社会公众对选举那一个候选人也不是自主的、不自愿的,要根据媒体宣传、学术教育的指导来挑选候选人,而媒体宣传、学术教育的性质决定了,它们必然通过施加自己的影响来误导、歪曲、扭曲社会公众的民意,使得选票不能真实地反映民意。媒体对选举的意思表示,只是媒体自己的意思,不是社会受众的意思,而媒体是什么?媒体是企业,企业是资本,所以,媒体对选举的意思表示,只是权力、资本、管理和知识四大阶层的意思。再以学术为例,学术是什么?学术是雇佣劳动,要受制于资本的意思;学术是产业化的,要受订单的指引,而订单掌握在代表权力、资本、管理和知识四大阶层的精英手中,因此学术要要表达的也只能是符合权力、资本、管理和知识四大阶层利益的“真理”,在选举上也只能是表达四大阶层的选举意思。可见,西方社会公众在选举意思的表达上,除了是不自由的,还是不自主、不自愿的。总之,西方的选举不可能产生民主政府。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约瑟夫·斯蒂格利茨曾公开谴责美国的制度是“1%有、1%治、1%享”。借用他的话来说,西方国家的选举,实质上是1%[2]通过法律为99%指定1%自己的候选人,又通过媒体宣传和学术教育指导、限制99%的选举意思的表达,确保99%用其自己的选票为1%选举1%的候选人当选。1%或者说四大阶层是西方国家选举实际的、法定的、免责的推选人。


    选举的民主含量不仅决定于民意的表达,还决定于推选人的确定性。由于推选人通过法律,指派自己的候选人参加竞选,推选人的确定性高,推选人对社会的责任就大;确定性小,推选人对社会的责任就小;没有确定性,推选人对社会就免责。在西方国家,权力、资本、管理和知识四大阶层实质上是选举的推选人,但实质上自身是不确定的,因而,四大阶层并不对选举结果向选民负责,而是由选民集体对选举结果负责,实际上,选民个人也不负责。这样,就形成了一个怪现象:当选人对作为推选人的四大阶层负责,而不是对选民负责,选民却对当选人的执政买单。作为推选人的四大阶层可以按照自己的集体意志撤换当选人,却对选民免责。最终,没有人西方国家的前途命运负责。


    在中国,由于公有制以及党领导下的多党合作及政治协商制度的存在,四大阶层不能自主、免责地推举候选人。推举候选人是通过党领导下的多党合作及政治协商完成的。这样,中共及各民主党派就取代四大阶层,成为中国选举的推选人。如果对中国的选举制度进行细化和完善,就会出现这样的局面:当选人不仅要对选民负责,还要对推选人负责;推选人也要对选民负责。实际上,中共及民主党派已经以自己的权威和执政参政资格就选举的结果对人民负起了最终的担保责任。理论上,推选人的确定,决定了中国民主有了超越西方民主的伟大潜力,使得中国的选举制度可以成为通向真正民主选举的桥梁。


    一、当选人法律地位上的优越性


    无论在西方还是中国,当选人都必须依法履行自己的职责,但是中西领导人在法律地位以及利益和意志主导等方面存在重大差异。


    (一)、法律地位上的优势


    就法律地位而言,中国国家领导人在集体领导的体制下,拥有极高的地位,因而可以统筹国家的民生与民主建设,而西方国家的总统们却没有这个权力,这个权力由1%或者说四大阶层掌握,而1%或者说四大阶层又不能直接行使这个权力,而且1%或者说四大阶层又不是确定的组织,因而西方国家的政府在统筹国家的民生与民主建设以及领导国家和社会制度改革方面往往力不从心。


    理论上,每一个国家都类似于一个公司。如果把国家比喻为一个上市公司,并对中国和西方广义政府进行公司治理结构分析,我们会发现中国国家主席和西方国家的总统在法律地位上的差别类似于董事长与总经理办公室主任的差别:如果说中国国家主席是董事长,西方国家的总统只能算是总经理办公室主任。


    以上可以通过西方广义政府进行公司治理结构分析得到很好的说明:


    资本、管理、知识和劳动构成西方社会的人民即权利,因而也就以权利的名义构成广义政府的股东,并组成股东会。权力,作为独立的政治力量,也成为广义政府的股东。广义政府股东会以宪法的名义通过了广义政府公司章程。该章程为“民主”规定了五项基本原则:一、资本、管理和知识通过制约权利制约权力,权力通过服务权利服务资本、管理和知识,在此基础上,权力在资本、管理和知识的整体利益范围内,以服务权利为媒介与资本、管理和知识博弈。二、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三、资本、管理、知识和劳动按要素价格分配利益,包括政治权力。四、依法行使政治权力,通过一人一票的民选方式表达和实现各阶层的利益。五、权力信托原则。即取得和行使政治权力无需提供财产担保。本来,如果资本、管理、知识、权力和劳动按要素价格分配政治权力,劳动可以分到多数董事会的名额,成功控制董事会和监事会,但是,资本、管理、知识控制了新闻和学术,使得劳动没有政治行为能力,不能独立行使政治权利,必须在资本、管理、知识指导下行使。同时劳动负担不起独立行使政治权力的成本,即举办媒体和学术机构的成本。所以,劳动不可能分到董事会和监事会的名额。


    通过确五项基本原则,成功分解并架空了人民主权原则。人民主权原则转化为资本立宪原则,即以资本为核心结成的四大阶层成为西方社会的实际君主,在君主的统治下实行宪政。按照五项基本原则,资本、管理、知识和权力组成了西方国家的董事会和监事会。在这里,一、劳动被排除在董事会和监事会之外。二、权力因持有政治资源而成为董事和监事。


    政府、议会和法院共同组成董事会和监事会的执行机构。其作用分别相当于总经理、董事会秘书和监事会秘书。总统作为政府的首脑,作用则相当于总经理办公室主任。


    四、利益和意志主导上的差别


    “三个代表”重要思想是对党的领导正统性的科学阐释,是人类宪政道路的指南针。它深刻揭示了先进社会生产力与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之间以及先进社会生产力的人格化即四大阶层与最广大人民之间的尖锐对立,指出了解决这一矛盾的正确方法。先进社会生产力与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之间以及先进社会生产力的人格化即四大阶层与最广大人民之间的尖锐对立告诉我们,西方民主,由于是1%或者四大阶层按照自己的阶级意志对最广大人民进行统治,实际上是先进社会生产力的人格化即四大阶层对最广大人民的专政。历史上,西方的1%曾经一定程度上代表了先进社会生产力的发展要求和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但始终与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相矛盾。如今,西方的1%连先进社会生产力的发展要求和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都不能代表了。三个代表和西方宪政史告诉我们,必须由四大阶层管理国家,但四大阶层又不能按照自己的阶级意志管理国家。当今整个世界,先进社会生产力与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之间以及先进社会生产力的人格化即四大阶层与最广大人民之间的对立日益尖锐。要解决这一矛盾,必须把1%或者四大阶层的阶级意志限制在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允许范围之内,让四大阶层在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范围内,按照四大阶层与最广大人民共同意志以及妥协意志管理国家,允许四大阶层在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范围内保留自己的部分阶级意志。而这样的宪政内容,是西方宪政形式所容纳不下的。能够容纳它的,是中共领导下的多党合作和民主协商制度以及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中共领导下的多党合作和民主协商制度以及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为四大阶层在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范围内,按照四大阶层与最广大人民共同意志以及妥协意志管理国家,提供了政治平台。


    综上所述,在中国,当选人在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范围内,按照四大阶层与最广大人民共同意志以及妥协意志管理国家,是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与精英和最广大人民共同意志的双重统治。而在西方,当选人按照1%的意志和利益,对99%实行专政。


    四、结论


    虽然选举不是民主形式,但它能够给政治带来民主成分。中国选举制度在许多根本方面优于西方选举制度,值得西方学习。中国也应该在充满政治自信地走自己道路的同时,学习西方的经验和具体做法。我们的政治自信源于:人类的发展要求告别西方民主,走出新型的民主道路,而我们的民主和选举制度正是对西方民主和选举制度的扬弃。其实,我们已经创造出很多普世价值。




【作者简介】
李东宏,单位为山东泰诚律师事务所。


【注释】
[1]仅指四大阶层的中上层。
[2]这个比例过分夸张,仅指少数人。

                                     转载于北大法律信息网

文章点击率:2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