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课堂

(7X24小时)010-56070688 
刑法 民法 刑诉 民诉 商法 宪法 法理 劳动法 行政法 法制史 经济法 行政诉讼 国际经济法 社会主义法治理念
海商法 合同法 物权法 公司法 证券法 仲裁法 国际私法 国际公法 知识产权法 侵权责任法 环境与资源保护法
       分校申明 广州 郑州 平顶山 哈尔滨 武汉 承德 石家庄 南京 沈阳 天津 大连 唐山 上海 临沂 延边 葫芦岛 重庆
       镇江 焦作 常州 南宁 济南 吉林 深圳 天津 浙江 新疆 西安 成都 芜湖 广西 贵州 云南 黑龙江 浙江
  推荐文章
  2013年司法考试新手入门指导
  2012年新九州司法考试行政法吴鹏精
  名师微博
  2012年国家司法考试-卷一真题及答案
  新九州品牌简介
  2013年司法考试如何一次冲击400分
  司法考试宪法精选常考考点:公民的
  2013年司法考试商法:保险合同分论

  文章排行
  司考聚焦2013年司法考试法理学重要
  2013年司法考试一卷模拟试题-合伙企
  司法考试宪法精选常考考点:公民的
  2013年司法考试法制史考点:汉代法
  司考新刑诉法全解读:简易程序
  司法考试刑法:共犯的特殊问题
  司法考试宪法精选常考考点:公民的
  2013年司法考试商法:保险合同分论

  经验交流
  2013年司法考试过关真谛
  2013年司法考试冲刺高效温习技巧
  考生心得:非法律专业学生怎样一次
  2013司法考试上班族如何复习备考?
  2013年司法考试应如何控制复习遗忘
  2013年司法考试新手入门指导
  2013年司法考试如何一次冲击400分
  2013年司法考试过关真谛

 
社会主义法治理念优于西方民主法治理论

社会主义法治理念优于西方民主法治理论

李东宏
【学科分类】法理学
【出处】本网首发
【摘要】西方民主法治不是“权利制约权力,权力服务权利。”,而是资本通过制约权利制约权力,权力通过服务权利服务资本,在此基础上,权力在资本的整体利益范围内,以服务权利为媒介与资本博弈。是充满哲理和智慧的伪命题。社会主义法治理念是对西方民主法治的借鉴和扬弃。社会主义法治是通向社会自治的桥梁。
【关键词】社会主义法治理念;民主;法治
【写作年份】2012年


【正文】
    

  2007年,胡锦涛同志提出了内容为“依法治国、执法为民、公平正义、服务大局、党的领导”的社会主义法治理念。社会主义法治理念体现了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和依法治国的有机统一,本质上优于西方民主法治观念,是对西方民主法治的借鉴和扬弃。


  一、西方民主法治是充满哲理和智慧的伪命题,社会主义法治理念是对西方民主法治的借鉴和扬弃西方民主法治是一个硬币的两个面,闪烁着西方人的政治智慧,是一种优于封建专制的政治组织形式,但是,西方民主法治依然是少数人统治多数人的政治工具,仍然是伪命题。


  (一)、西方民主法治是伪命题


  1、西方民主法治的真相。西方法学和法学家告诉我们,民主是权利制约权力,权力服务权利。但是,我认真研究后却发现,民主不是“权利制约权力,权力服务权利。”,而是资本通过制约权利制约权力,权力通过服务权利服务资本,在此基础上,权力在资本的整体利益范围内,以服务权利为媒介与资本博弈。理由是:从制约关系的角度讲,资本是特殊的权利,而且制约着权利,而权利则制约权力,于是,权利成了资本制约权力的工具和中介。从服务关系的角度讲,权力服务权利,资本是特殊的权利,并且权利也服务资本,于是,权利成了权力服务资本的桥梁和中介。从权力与资本博弈的角度上讲,权力的正当来源是权利,只有以服务权利为最高宗旨,权力的存在和行使才是正当的。并且权力服务资本的义务,仅仅是由权力服务权利的义务派生的义务。而资本在制约权利的基础上,具有剥削权利和服务权利的两面性。于是,权力便被赋予监督和保障资本服务权利以及限制资本剥削权利的职责,这样,权力就取得了通过服务权利与资本博弈的资格。权力通过服务权利与资本博弈,必须以“资本(通过制约权利)制约权力,权力(通过服务权利)服务资本”为基础,并且在资本的整体利益范围内进行,原因是,权力的正当来源是包括资本在内并受资本制约的权利,而且在权利内部,资本制约着权利,因而“资本(通过制约权利)制约权力,权力(通过服务权利)服务资本”,是权力通过服务权利与资本博弈的基础。这样,就不允许权力的行为超出资本的整体利益范围。总之,资本以权利为媒介俘获了权力并把它作为自己的仆人,权力在资本的整体利益范围内,以服务权利为媒介与资本博弈,而权利仅仅是两者之间的媒介,是个傀儡。资本主义民主制度下的人权是资本和权力因相互博弈而对权利让利的结果,是一种折射利益。普通劳动的权利不过是资本的仆役和附庸。


  2、西方民主法治下,资本制约权利,使社会自治失去公平正义的基础。权利制约权力,权力服务权利,是社会自治的社会状态。但在民主法治状态下,资本却通过制约权利制约权力,决定着权力服务什么人的权利、服务的方式和服务的数量和质量。其整体的实现方式是:在资本主义民主法治下,权力在平等对待的幌子下,总是通过法律,把尽可能多的权利分配给资本的所有者(资本家)和资本的占有者(管理者),把尽可能少的权利分配给穷人。至于义务的分配则反了过来。其具体实现方式是:客观权利与主观权利相分离。虽然法学家宣称,在民主法治下,法律对权利、义务做了公平、公正的分配,但这里的权利只是法律上的客观权利,而不是人们现实享有的主观权利。法国学者奥布理·和罗的名言 “有财产有人格,无财产无人格”[1],彻底打破了民主法治下权利义务合理分配的神话。原因在于,“权利、义务的合理分配”中的“权利”是人的客观权利,即法律上的权利,只有转化为主观权利即人们现实生活中实际享有的权利,人们才能享受。而能否向主观权利转化,决定于人是否有财产,因为有财产才有人格,才是法律眼中合格的人,也才享有主观权利;没有财产,就没有人格,就不是法律眼中合格的人,就不能享有主观权利。但是,没有财产,没有人格,不是法律眼中合格的人,并不等于他可以不遵守法律义务,因为他的客观义务自动转化为他的主观义务。西方民主制度只赋予人们客观权利和客观义务,至于人们在现实生活中能否把客观权利变成主观权利,是否实际享有主观权利,实际享有多少主观权利,它是不闻不问的,要由资本决定,但是,对客观义务的履行,却是强制性的。总之,通过客观权利与主观权利相分离,资本实现了对权利的制约。而资本通过制约权利制约权力,决定着权力服务什么人的权利、服务的方式以及服务的数量和质量,则使社会自治失去了公平正义的基础。所以,在民主法治状态下,不可能有真正的社会自治,有的只是资本对权利的统治。


  3、西方民主法治的本质是资本、管理、知识和权力对权利进行联合统治及其内部相互博弈的政治形式。资本通过制约权利制约权力,权力通过服务权利服务资本。这是资本主义社会的基础政治生活条件,也是资本、管理、知识和权力四大阶层联合统治的政治基础。四大阶层是现代社会中资本、管理、知识和权力这四大优势资源的占有者。其中“资本”是资本的所有者,“管理”是资本的占有和经营者,“知识”是知识资本的所有者,权力则是公共服务资源的提供者。社会的优势资源占有者具有相互联合,共同欺压弱势群体的本性和倾向。既然他们共同控制着社会的经济、政治、文化、教育和舆论,在作用上谁也离不开谁,于是,他们结成联盟,成为社会的共同主宰者。这样做不但避免了过度的内耗,而且有助于他们以最低的成本获取最大的剥削收益。由于专制政体中权力过于优越和任性,社会自治下又不能实现剥削利益,民主法治便成了四大阶层联合统治的政治工具。四大阶层内部也是相互博弈的。民主法治也是四大阶层内部相互博弈的最佳政治形式。因为:首先,四大阶层内部的博弈,必须以“资本通过制约权利制约权力,权力通过服务权利服务资本。”为基础,离开了这一基础,四大阶层联盟就是空谈。民主法治则为四大阶层联盟的“基础”提供政治保障。其次,由于保障资本服务权利以及限制资本对权利的剥削,是权力博弈资本的唯一正当理由,四大阶层内部的博弈,也必须在资本制约的基础上,以“权力通过服务权利与资本博弈。”为中心,民主法治是确保四大阶层内部的博弈不偏离这个中心的政治形式。再次,四大阶层内部的博弈,还必须打着“资本社会化”和“权力民主化”的旗号进行。正是打着这些旗号,管理和知识才能成为四大阶层的新成员。民主法治为资本社会化“和”权力民主化“提供轨道。正是因为具有上述“优点”,民主法治才成了四大阶层对权利进行联合统治及其内部相互博弈的政治形式。西方民主法治已由“资本通过制约权利制约权力,权力通过服务权利服务资本,在此基础上,权力在资本的整体利益范围内,以服务权利为媒介与资本博弈。”发展到“资本、管理和知识通过制约权利制约权力,权力通过服务权利服务资本、管理和知识,在此基础上,在资本、管理和知识共同的利益范围内,权力、资本、管理和知识通过服务权利而相互博弈。”民主形式的发展,虽然给权利带来一些折射利益,但不能从根本上改变资本和民主的性质,也不能使权利得到解放。


  (二)、社会主义法治是对西方民主法治的借鉴和扬弃社会的发展要求逐步实现社会自治,而社会主义法治理念是对西方民主法治(观)的借鉴和扬弃,从而使社会主义法治成为通向社会自治的桥梁。社会主义社会是全体社会成员对一切社会资源享有平等权利的社会,是劳动者自由结合的社会,因而是社会自治的社会。在社会主义社会里,由于实现了公平正义,法的公共服务职能极度发达,阶级统治职能极度萎缩,法正在由国家的规则转变为社会的规则,正在走向灭亡,所以,社会主义和法治是不可能联系在一起的,但是,中国从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跳过资本主义社会,进入成熟社会主义社会之前,要经过一个漫长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是一个在人民民主专政条件下,发展市场经济的阶段。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政治上不能实行西方民主法治,也不可能实行专制,更不能实现纯粹的社会自治,因此,必须在借鉴和扬弃西方民主法治的基础上,用创新的、过渡性的政治形式和政治理念来完善和发展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和人民民主专政。这种政治形式就是社会主义法治。这种政治理念就是社会主义法治理念。社会主义法治理念对西方民主法治的借鉴表现为,社会主义法治是法治,即法的统治,因而社会主义法治具有法治的一般特征,如完备而良善的法律、宪法和法律至高无上的权威和公民享有广泛的自主权等等。社会主义法治理念对西方民主法治的扬弃表现为:


  1、坚持社会主义方向。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是中国从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跳过资本主义社会,进入成熟社会主义社会之前,需要经过一个特殊的准备阶段。实行法治不是为了发展资本主义,而是为进入成熟社会主义社会做好准备。社会主义法治的发展目标是社会自治,因此,坚持社会主义方向,使社会主义法治理念高于西方民主法治观。


  2、公平正义的基本价值取向,使社会主义法治理念高于西方民主法治观。西方民主法治实质上是政治权利的形式平等。由于在资本制约权利的基础上四大阶层对权利实行联合统治,政治权利的形式平等实现的却是政治权利的实质不平等。政治权利的实质不平等则保护了经济权利的实质不平等。在西方,社会保障等二次分配对平民的倾斜,是四大阶层内部博弈向权利溢出的折射利益和四大阶层面对权利抗争主动让步的共同结果。公平正义的基本价值取向,是社会主义公有制的价值向意识形态的自然延伸。它在立足平等与效率的对立性的基础上,注重两者的统一性,坚持平等产生效率,效率保障和促进平等的理念,因而可以实现从形式平等到实质平等的转变。二、西方民主法治亡中国,而社会主义法治则促进中国发展西方民主法治的经济基础是一种特殊的资本主义市场经济,这种资本主义市场经济,有两个特点:


  (一)、四大阶层中的管理、资本和知识取代资本,在经济生活中处于主导地位。


  (二)、这种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必须建立对广大发展中国家的剥削基础上。


  西方民主的社会基础是“两头小、中间大”的橄榄形社会结构。所谓“两头小、中间大”的橄榄形社会结构,是指特别富有的人和特别贫穷的人只占社会总人口的少数,而比较富裕的人即中产阶级占社会总人口的大多数。中产阶级主要由四大阶层的中下层构成,是四大阶层联合,共同欺压弱势群体的社会基础。而西方民主法治的经济基础和社会基础的世界基础是当今不合理的世界经济分工体系。它是一个金字塔形结构:发达国家处于金字塔的上部,广大发展中国家则处于底部。处于金字塔上部的发达国家可以对处于金字塔底部的广大发展中国家进行剥削。微笑曲线原理揭露了西方国家剥削广大发展中国家的秘密。它告诉我们:产品的研发和销售居于产业链上方,是附加值高、污染軽、资源消耗小的产业,产品的制造居于产业链下方,是附加值低、污染重、资源消耗大的产业。产品的研发和销售等产业主要集中于发达国家,而制造和加工业主要集中于发展中国家。产品的研发和销售等产业不但为发达国家的富人即四大阶层的上层提供了财富来源,也为四大阶层的中下层中产阶级提供了赖以谋生的职业。这样,就为两头小和中间大的实现奠定了基础。另外,发达国家再利用其在世界分工中的优势地位,通过不平等贸易、掌握世界硬通货的发行权和知识产权,向发展中国家征收出口税、进口税、货币税和超级版税,通过输出民主,在发展中国家制造动乱,坐收渔利,征收民主税。这样,特别富有的人榨取到自己的财富,中产阶级得到了白领职业,特别贫穷的人得到了一定水平的社会保障,两头小和中间大就实现了。总之,离开当今不合理的世界经济分工体系,西方民主法治的经济基础和社会基础是不可能维持的。民主法治的独特经济和社会基础说明,民主法治不仅不正当,而且不具备普适性。这为阿拉伯产油国不能实行民主以及民主在亚、非、拉地区推广的失败所证明。这些国家并不处在金字塔的上部,国内的社会结构不可能变成橄榄形,四大阶层没有对国家联合统治能力。西方民主法治搬到中国,危害则更大:不仅仅是贫穷、内乱,而且是分裂,甚至亡族灭种。因为:第一、中国要实行民主法治,必须爬到金字塔体系的上方,并对广大发展中国家的剥削。这要造成世界大乱,全球反华,因为现在西方人口有7.6亿,广大发展中国家已经养不起了,换成13亿甚至更多,世界能不混乱并且反华吗?第二,我们不可能为中国10亿贫民创造白领职业,因而不能使他们成为中产阶级。也就是说,这10亿人口不在民主制度安排的考虑之内。一个不考虑大多数人利益的制度安排必然造成贫穷、内乱,分裂和种族灭亡。社会主义法治理念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规律和国家治理规律的反映,必将指导中国社会主义民主法治不断完善和发展。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具有相对于西方三权分立的政治组织形式的理论上的优势:三权分立,实际上把议会这个高于国家机关的社会自治机关降格为国家机关,混淆了议会和国家机关的界线,降低了社会的自治能力和议会对国家机关的领导、制约和监督能力,从而为排除以公平正义为基础的社会自治提供了可能。三权分立实际上是服务于资本通过制约权利制约权力,权力通过服务权利服务资本,反过来,权力在资本制约的基础上,通过服务权利与资本博弈的政治工具。在正义的社会体制中,社会及其成员是自治的主人,国家是他们的管家。国家机关的一切权力都来自议会这个社会自治机关的授权,并受其领导和监督。这正是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核心理念,因此,理论上,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优于西方三权分立的政治组织形。30年的改革开放证明:不断完善和发展的中国社会主义民主法治是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相适应的政治组织形式。中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虽然还处在完善时期,但它优于西方的市场经济。不断完善和发展的社会主义民主法治总体上适应我国经济和社会发展的需要,必将促进我国经济和社会的健康发展。法治理念是法律人研究和工作的根本指导思想,决定着研究和工作的方向。作为推动中国社会主义民主法治不断完善和发展的核心力量之一,法律人应当坚决抵制西方民主法治思想的侵蚀,自觉秉持社会主义法治理念,在社会主义法治理念的指导下,用自己的行动,推动中国社会主义民主法治不断完善和发展。[1]




【作者简介】
李东宏,单位为山东泰诚律师事务所。


【注释】
[1]法国学者奥布理·和罗在一篇论文中表达的观点。

                                       转载于北大法律信息网

文章点击率: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