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课堂

(7X24小时)010-56070688 
刑法 民法 刑诉 民诉 商法 宪法 法理 劳动法 行政法 法制史 经济法 行政诉讼 国际经济法 社会主义法治理念
海商法 合同法 物权法 公司法 证券法 仲裁法 国际私法 国际公法 知识产权法 侵权责任法 环境与资源保护法
       分校申明 广州 郑州 平顶山 哈尔滨 武汉 承德 石家庄 南京 沈阳 天津 大连 唐山 上海 临沂 延边 葫芦岛 重庆
       镇江 焦作 常州 南宁 济南 吉林 深圳 天津 浙江 新疆 西安 成都 芜湖 广西 贵州 云南 黑龙江 浙江
  推荐文章
  2013年司法考试新手入门指导
  2012年新九州司法考试行政法吴鹏精
  名师微博
  2012年国家司法考试-卷一真题及答案
  新九州品牌简介
  2013年司法考试如何一次冲击400分
  司法考试宪法精选常考考点:公民的
  2013年司法考试商法:保险合同分论

  文章排行
  司考聚焦2013年司法考试法理学重要
  2013年司法考试一卷模拟试题-合伙企
  司法考试宪法精选常考考点:公民的
  2013年司法考试法制史考点:汉代法
  司考新刑诉法全解读:简易程序
  司法考试刑法:共犯的特殊问题
  司法考试宪法精选常考考点:公民的
  2013年司法考试商法:保险合同分论

  经验交流
  2013年司法考试过关真谛
  2013年司法考试冲刺高效温习技巧
  考生心得:非法律专业学生怎样一次
  2013司法考试上班族如何复习备考?
  2013年司法考试应如何控制复习遗忘
  2013年司法考试新手入门指导
  2013年司法考试如何一次冲击400分
  2013年司法考试过关真谛

 
全国百余县酝酿“撤县设市” 专家:防一哄而上

     刊载日期:2013-4-30  来源:中国广播网    转载于北大法律信息网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如今,打开很多县级政府的官方网站,都可以看到这样一个关键词:撤县改市。公开资料显示,目前全国酝酿“撤县设市”的县已达上百个,有媒体最新统计的数字是:至少138个。居住在这些县城中大多数人都在做着“市民梦”。这股热潮就像一口“不断升温的高压锅”,汹涌而来。

  然而实际上,这口“压力锅”压抑已久。自从国务院1997年叫停撤县设市政策以来,16年间,幸运实现“县改市”的地方屈指可数。但是,近来的一系列政策信号似乎让县级政府们再次看到了希望:城镇化大潮中,政策闸门是否会再度开启?各地县如此迫不及待“改头换面”究竟又为哪般?

  1997年,考虑到许多地方盲目追求“县改市”造成的“假性城市化”、占用耕地、权力寻租等问题,国务院作出了“暂停审批县改市”的决定。此后,撤县设市进入了严格管控阶段。
  但是,今年一月,民政部却一次性批准两个县改市名单,吉林扶余和云南弥勒“美梦成真”,人们纷纷猜测,政策解禁已经大幕开启。

  在今年2月27日扶余举行的揭牌仪式上,扶余市委书记王浩这样概括撤县设市的意义。
  王浩:对扩大扶余对外影响力,统筹推进扶余城乡协调发展、加快区域中等城市建设步伐都将产生重大而深远的影响。

  别小看了“县”到“市”的一字之差,无论是上级政府给予的经济发展角色定位、还是转移支付、专项扶持资金、包括招商引资形象,都千差万别。

  扶余市常务副市长刘树林:农业是扶余的支柱产业,将有一个更大的发展,我们(还要)利用我们的区位优势,进一步发展我们的现代工业。

  据媒体报道,在一同完成角色转换的云南弥勒市,招商局里已经早早有了春天的气息。考虑到可以预见的城区人口增长,“一些轻级能源项目开始进驻,一些金融机构以及中介机构也相继找了过来。”而在财政方面,上升的上级返还比例和城市维护建设税,可能为弥勒带来一年一千多万的收入增长。

  不过,设市也带来了新的烦恼,比如:“建设用地指标明显不足,如何分配?”十六年前政策被叫停,就与城市扩张造成的占用耕地情况密切相关。

  北京大学行政法专家王锡锌:当时关闸的一些理由在今天仍然值得我们认真考虑。应当特别注意借城市化之名,谋求局部短期利益之实的情形。因为如果从目前的制度安排来看,“县改市”一方面可以使得地方获得“名”、有更多的优越感;另一方面,也有很多“利”的考虑,资金的安排、城市的建设、地方人员的编制、甚至官员的待遇等等。所以,如果任由地方冲动蔓延,可能会带来很多负面的影响。

  从严格的行政区划来看,目前一个县的城镇化只有撤县设市、撤县设区两种途径。区别于县级政府更热衷的撤县设市,市级政府更加热衷于撤县设区,以此掌握更多的财力、物力。其中差异,也折射出撤县设市和设区的原始冲动成因。

  那么,除了对于一时一地的好处,这样的区划调整于国家的城镇化进程到底是利是弊?如果闸门如预期一般开启,闸口应该放多高?过闸需要有什么料呢?

  扶余和弥勒的成功,毕竟只是个案,是不是政策开闸的信号,还要打上一个问号。但是,各方消息显示,国家发改委牵头编制的《全国促进城镇化健康发展规划》有望于近期亮相。这让分析人士更为确定,降低城镇化门槛、重启“县改市”闸门等市镇体制改革将成为这一规划的应有之义。

  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中心研究员易鹏:去年我国城镇化率到了52.6%,很多县的人口、产业支撑已经有一定的规模。我们国家到现在为止才658个城市,这个规模和我们13亿人口还是不匹配的。所以,现阶段我们国家的城市不是多了,而是少了。

  由此看来,县级政府的升级冲动,的确也有缓解大城市病、推进城镇化的全局效应。
  那么,怎么让这种效应更加积极?提及城镇化,“顶层设计”是最热门的语汇,在这里同样适用。北京大学行政法专家王锡锌表示,这个顶层设计,既要防止一哄而上,又要避免一刀切。
  王锡锌:大家都想改,我们在顶层就不能是谁的关系跑的厉害就改了。而是用一些硬性的标准考虑新型城镇化的最基本指标。但是中国的区域经济发展是不平衡的,应该在一些欠发达地区留出一些余地,通过一些市发挥经济的带动功能。

  那么,标准应该如何制定?有人认为,撤县设市的国家标准早已过时,经济总量、产业结构、城区人口、基础设施中的很多指标今天看来已经太低。易鹏表示,新的标准需要考虑新型城镇化的需要。

  易鹏:“撤县设市”可能会增加行政成本,可能会投资大跃进或者“人为造新城”。要设立一定的标准,走集约紧凑型的城市发展道路。(记者 庄胜春)


文章点击率:195